应试教育对整个社会的精神文化都是破坏性的

摘要: 如果我们不想将未来交给那些愚蠢的政治投机者,如果十年饮冰,热血未凉,也请为这宿命而战。

11-11 12:31 首页 白卷

十年前,我刚到重庆时,新华书店三楼还有三联和商务的专柜。但一年之后,就换成了通俗历史和心理类畅销书。再后来,整个书城的一半,都被与书无关的商业项目占据。


那时西西弗书店刚到重庆,坐落在沙坪坝三峡广场一个二楼空间。也许临近大学的缘故,开始的时候人来如织,非常热闹。


但几年之后,它调整了政策,似乎是根据销售数据的不同,开始针对不同区域不同人群置换书目。在这之后,西西弗逐渐做大,开始在各个商业街开设分店。但我去的次数就少了。


去年,号称重庆文化坐标的精典书店也搬迁至南坪,书目同样变化很大。


现在,重庆只剩下一家还可以称之为书店的地方,就是刚刚落户两年的方所。但显然那里并不热闹。读书的人多,买书的人少。港台外文书几乎占据三分之一。要想凭借书籍营利,估计可能性不大。


书店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地标,是读书人汇聚的地方。每个有特色的书店都代表一种文化趣味,但这些年,纯粹的人文社科类书店已大半倒掉。究其原因,在于没有人爱读,能够流行起来的大抵都是小说、鸡汤情感和励志心理。


但不读的原因何在?

 

前一段,有一个朋友想要开书店。大家在一起讨论说,卖什么书最赚钱呢?最后得出结论是教辅。


这个市场有多大呢?可以看看2011年网易搜集的数据:


教育出版在中国图书市场占70%左右的市场份额,每年中小学教辅市场产值至少有250亿元,其中150亿元左右通过系统发行到学校,剩余100余亿元通过市场渠道卖出。


据2008年一份行业分析报告显示,教辅类图书创造了整个图书出版发行业60%的利润。


目前,我国近600家出版机构中,约有90%的出版社涉足于教辅出版领域,并依靠教辅的出版生存和发展。其中出版教辅品种大于1000种的有37家,品种在100种以上的也达到了253家。


在全国3万多个书店中,目前有近80%的书店经营教辅图书,并依靠教辅而生存。大多数新华书店的发行与经营利润,也主要来自于教材与教辅的发行。


相比至少有教材销售保底的国有,民营书店要更依赖教辅的销售。在一些民营小书店,教辅的销售数量可以占到总售书量的50%甚至更多书店。


即便如此,在国有书店、网络书店、手机阅读等的“围追堵截”下,民营书店仍然生存艰难。来自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书业商会的数据显示,在最近10年里,有超过五成的民营书店倒闭。

 

重庆的书籍交易批发市场,几百家店面几乎全是以售卖教辅作为主营,销售其他书籍种类的店,不超过十家。即使是对盈利没那么紧迫的新华书店,里面教辅类书籍也超过一半。


如果再加上考研、出国留学、公务员考试等相关考试辅导用书,这个市场可达数千亿。由此而来的衍生教育机构,更有不少市值已然超过千亿人民币。


这还不算少儿类图书,倘若统计在内,它们的总销售额将超过整个图书市场30%。

 

以前重庆精典书店门口挂着一个标语:“一个不读书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但一个只读教辅的民族大概也没有。


我去过一些初高中,尤其是乡镇的初高中,那些孩子的课桌里、课桌上满满的都是习题集。


中国应试教育两大法宝:时间和重复训练。因此在他们三年甚至六年的时间里,几乎所有的时间,都耗费在这些东西上面了。


而到了大学,简单耍两年之后,又开始考研、留学,十几年接受教育的生涯,都在这些书中打转,最终培养出来的人可想而知。


我有一个朋友,他经常调侃说,你们读那些古书西书的有什么用呢?我反驳说你读教材又有什么用?他说考试前还是有点用嘛,你这个,什么时候都没用……


换言之,我们十数年教育里喂养未来国民的书籍,主要就是教材教辅,对人类精神的传承与创造来说,几乎毫无意义,整个民族的文化水准可想而知。


一些人类最经典的文化传承,大部分在应试教育中摸爬滚打趟过来的人,根本读不懂。学制结束以后,也不想再度动脑,何况,费力去读这些需要思考的书能做什么呢?

 

多年前我曾批评衡水中学和毛坦厂的应试教育模式,有些人也批评我说:没有那么严重,应试教育是一种必须的手段,将来一个人考进大学后可以弥补。但实际上,很多东西到大学再去学习已经晚了。


而且我当时所讲的仅是应试对教育的影响,以及对人本身的损害,其实应试教育所带来的社会问题更加巨大。


例如,它让很多家长无形中保持了功利主义心态。


因为应试是结果导向,因此尤其注重手段及其目的性。如果一件事或者一本书,不能对考试有用,在功利的心态下就会舍弃。


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和后来成为家长的人,在做事上也仍然保持了这种状态,凡事都会去向有什么用?或者我通过什么方式才能赢?


由此引发其从幼儿园到大学的教育焦虑,就不难想象了。由此推到极端,出现千万学区房、胎教、幼儿园学小学数学等等就是必然的了。然而,因为缺乏真正的深度书籍的阅读,在随波逐流当中,丧失反思能力的人已经很难去改变内在的问题。


再如,它让很多人失去了追求卓越的动力。除了金钱,看不到更多的东西。

因为应试教育下的庸俗主义价值观主张实用,绝不主张冒险,所以权衡之下取最大公约数永远是第一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卓越就一定做不到,更不要奢谈创造了。


从整个社会的角度看,也就容易出现龚自珍所讲的现象:“左无才相,右无才史,阃无才将,庠序无才士,垄无才民,廛无才工,衢无才商,抑巷无才偷,市无才驵,薮泽无才盗。”


一个没有在受教育阶段形成思考能力的民众,也更不可能成为现代公民。他习惯灌输,习惯依赖,一旦失去被圈养的资格就难免恐慌。


还有,应试教育让人的思考单一化。在对待事物的处理中,总要寻求唯一正确答案,从而不能容纳多元化选择。这在对人对事上,往往体现为不容置疑,更无法与人讨论。


或者说,应试教育扼杀的是整个社会的活力和正向走向,它对人类的真善美等精神取向毫不在意,平素追求伪道德,但一到需要取舍之时,出发点仍然是功利权衡。

 

因此我想,在十几年的教育生涯中,你需要学习的是什么呢?就是教材与习题集?你得到了什么?你变成自己喜欢的人了么?


当今时代亟需恢复人类的美好精神。


大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曾有一个类似的讨论,但以人文精神全面溃败而告终。本世纪初,又有人提出民族文艺复兴的概念,但最终也毫无结果。


到现在,这显然是一个极其艰难的事情了。但如果我们不想将未来交给那些愚蠢的政治投机者,总要做些努力。


如果热血未失,每个尚怀梦想的人都应为这宿命而战。

 



微信号|baiyuji

邮    箱|baiyuji@gmail.com

地点:重庆。关注教育,关注未来。

长按二维码关注



首页 - 白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