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的对手是黑暗

摘要: 但这个人可能存在吗?也许。但可能存在于锦衣卫中么?不可能。

11-10 16:06 首页 白卷

陆文昭是改革者。


萨尔浒之战,沈炼从尸山血海之中醒来,救了陆文昭。


而陆文昭被救之后,只是淡淡说了声感谢,似乎生死不过是件简单的事。然后转身面对修罗战场,眼神突变:要想不这么死,就得换个活法。


这句话奠定全片基调,而这也才是最重要的东西。因为一个百战未死的军人,即使面对再大的艰难,最后想着的就应该是接下来怎么改变。这才是真豪杰,真胆魄,也与其后面的变化形成鲜明对比。


可是,怎么改变?对手是谁?


陆文昭分析战争败因,却认为天下之败首在厂公魏忠贤。阉党不除,世无宁日。这与东林党人想法一致,不过“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东林党人以口炮立国,但陆文昭是军人,他要行动。


因此他忍辱负重,像他以往所厌恶的那样弯腰献媚,跟魏忠贤讨差事。又接受朱由检的统领,并让师妹带领江湖组织,一起制定除奸计划。


但中间出了变数。


刺杀皇帝失败,不得已杀了有关的太监。随后北斋被牵扯而出,为了大业,他又劝朱由检杀了这位“红粉”。理由是:如果不杀这个人,将会有成千上万的人死去,孰轻孰重,殿下不知么?


一个事牵扯上天下,就有了权衡。


在一个人和千万个人之间选,一个人永远无足轻重。


所以在杀沈炼时,他游说劝说不成,撤出院落,下令开枪,此时救命的恩情也已经不重要了。


或者说,陆文昭也已经不重要了。


在大事面前,人算什么呢?重要的是天下得失。


在这个修罗战场中,以天下为棋盘,以众生为棋子,以命运做赌注,无论输赢,都是千万人头。


此时的陆文昭、朱由检、魏忠贤都是盘中棋子,运行的规则已经不由自己控制。


因此沈炼质问,“你现在所作与厂公有什么区别?”


但陆文昭不这么认为。在局内的人,永远以为自己才是掌控一切的神,永远觉得可以左右局面。这就是悲剧所在。


因此在最后发现朱由检要杀他时,满目震惊,“为什么?”


就像陆文昭在跟沈炼说过的那样:“这个岁数、情义、气节都磨的差不多了,还没有这点念想,活着跟死人有什么分别”。这个念想破灭之后,他绝望了。


但陆文昭不愧当世豪杰,即使到了现在,仍然不肯言败。他向师妹伸伸代表感情的手,马上缩回,大踏步向前赴死而去。


陆文昭最后的镜头是写实的,也是有意向的。帝制皇朝改良派少有良好结局,正常都是:打倒在地,再踏上一万只脚,叫其永世不得翻身。


再过不久,崇祯自毁长城,袁崇焕被杀,被百姓一口口撕碎。紧跟着清兵入关,天下尽失。


也许那个赴死的陆文昭才是真实的,而改革者陆文昭不过是一枚棋子的一生罢了。

 

北斋,身负国仇家恨。


从背景看,她与东林党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她会做画,会诗文,从与寺庙的关系看,与当时的文人墨客肯定时常交往。


严格来说,北斋是一个知识分子。


但很可惜,杨幂一点知识分子的气质都没有。


没有骄傲,没有隐忍,没有坚强,任何能够体现出一个能在乱世之中活下来的痕迹都没留下,她身上,有太多的烟火气。


北斋出身纯正,毫无杂质,思想简单,她最应该成为坚定信仰的革命者。或者至少应该表现的像一个奔赴延安的共产党员,但杨幂没能做到。


她表现的是,幼稚的相信权贵,不惜以死守护相王,只是因为他答应过她消灭阉党。


她手无缚鸡之力,却敢于靠近锦衣卫,那是天底下最黑暗的职业。因此,当有人去杀她时,只能任凭宰割。


她也没有理想。她的心里看不见百姓,也没有宏大的家国概念。


事实上,北斋就像大半东林党人一样,“知进而不知退,不自量而轻就敌”,除了慷慨激昂的以大义责人,几乎一无所能。


只凭一腔热血而没有理性的人,在一个处处危机的帝制网络中,不过是另一个乱天下的因子罢了。


所以北斋才是真正的小人物。她只是画画,当需要的时候,任何阵营都可以将之作为棋子摆布。


他成为朱由检的马前卒和牺牲品,魏忠贤的突破口,无辜者的送命口实。这是鲁迅文中的柔石和瞿秋白,温良而天真的革命者。


但无论如何,这个人在乱世之中无法活下来。


如果说杨幂这个人物有丝毫可取之处的话,那只能是能够撑起全局戏骨的一句慷慨之言

我相信终有一日,这阉党横行的世道会过去。”(I believe that one day, we will havefreedom of speech.)


人若没有信念,怎能撑过茫茫暗夜。

 

沈炼是个bug。


这样的人更不应该存在。


萨尔浒之战他根本不可能活下来。在锦衣卫的体制中更不可能。在断桥之战里,肯定也会死。但他就是不死,所以他只能是个bug。


他谨小慎微。殷澄死的时候说,这些年被我们抓进诏狱的人什么情况,你不知道么?这个我们,当然包括沈炼,所以他是顺从的,也是作恶的。


殷澄自杀,他完全可以阻止,但他没动。


他后来对裴纶说,殷澄也是我的朋友。对朋友,面对生死问题时,锦衣卫沈炼同样无可奈何。


即使到了后来,他面对大哥和三弟死,同样如此。


小人物命若蝼蚁,只能浮沉,无法掌控方向。他保护不了身边的任何人。


所以北斋说:这样的世道,你还没过够吗。他回复:谁也救不了这世道。


这是如何的绝望。


但他又是清醒的。他买了北斋的画,因为他喜欢里面的那只将要被吃掉的蛐蛐。


但有时候,沈炼又是玩命的存在。


他可以选择烧掉档案处。选择去见信王。选择救北斋。


动机何在?良知未泯?因为爱?


也许都有。尤其北斋说水很烫的时候,他说“我都吹过的,怎么会烫”时,明显看得出,这是一个人性尚存,且心中有着温暖的人。


沈炼不惜搏命保护北斋,不如说保护心中最后一点灯火,最后一个希望。


因为她不应该死。


如果一个善良、敢言敢做、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该当被杀,天下谁不该死?这样的世界还有何存在的必要?


沈炼从不合作、不妥协、不放弃到不顺服,转折点正来自北斋的存在。


因此在断桥之战中,他说出了与以前绝不一样的话:

生在这世道,当真没得选,可若是,活着只是为了活着,这样的活法我绝不能接受。” 


希望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可以变成更大的希望。


这就是沈炼与其他人完全不同的地方,他知道自己的对手是黑暗。


因此没有大义,没有权谋,他只从常识出发,为自己和身边人而战。“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难道不是很清楚的么?”


所以沈炼与陆文昭走了两条不同的路:陆文昭转身进入那片黑暗中,希望扭转,但从而成为黑暗中的一个因子。而沈炼,点燃了自己。


一灯则明。


但这个人可能存在吗?也许。但可能存在于锦衣卫中么?


不可能。




微信号|baiyuji

邮  箱|baiyuji@gmail.com

白宇极:独立教育媒体人,独立教育策划人,资深独立

吃饭人。未来资深独立影评人、未来资深独立教师、未来资深独立儿童,资深独立乞讨九袋长老。

地点:重庆。关注教育,关注未来。

长按二维码关注



首页 - 白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