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贷战略升级助力普惠金融落地 破题“最后一公里”

摘要: 欢迎关注经济参考报(微信公众号:jjckb-wx)

11-11 16:23 首页 经济参考报



点击上方↑↑↑“经济参考报”关注我


让未曾享受过金融服务的人获得金融服务,打通金融机构和金融消费者之间最后阻隔……落实普惠金融,打通“最后一公里”,成了深圳中兴飞贷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贷”)关注的焦点。这家通过发明手机助贷App成功搭起金融机构与金融消费者间借贷桥梁的企业,在10月19日召开的战略升级发布会上宣布,输出全球领先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护航金融机构零售信贷业务向移动互联网转型升级,助力普惠金融落地。



在C端助贷业务发展迅猛之时,飞贷悄然转身面向B端金融机构,引起合作伙伴等高度关注。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长贝多广表示,飞贷等中国企业创造的数字普惠金融模式,或为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普惠金融落地提供全新方案。


发布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战略


10月19日,飞贷战略升级发布会在深圳举行,飞贷宣布,将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开放共享产品、科技、核算与清算、风控策略、风控运营、大数据、客户生命周期管理、品牌营销、经营决策支持九大模块的核心能力,护航金融机构零售信贷业务往移动互联网转型升级,助力普惠金融落地。


不同于其他的单一技术输出服务商,飞贷此次输出的是整体技术:全流程自动化、数据化、轻运营。实施此次战略升级之后,飞贷的业务模式将由B2B2C转变为B2B。


据悉,飞贷2015年从传统小微金融服务公司转型,全面拥抱移动互联网,率先开创了随借随还的手机助贷App——飞贷,针对传统信贷领域五大痛点,逐一破解。金融消费者通过飞贷可实现从银行等金融机构快速借款,享受随时随地、随借随还、3分钟最高借款30万的融资服务。处理海量数据的“神算”平台、庞大而先进的“天网”风控体系,稳定的大数据存储与运算能力,形成了企业竞争过程中的“护城河”。


飞贷首席产品官卜凡德说,“我们在一米宽的范围内向下伸了一百米,在这个模式之下,飞贷作为桥梁,专注于产品研发、科技、风险管理、营销、大数据等领域,做我们擅长的东西,通过各种各样的技术创新和升级,打通了中间壁垒,让更多的金融消费者享受到金融服务,同时为合作的金融机构输送大量的优质资产、提供大量客户。”


飞贷的转型十分成功,公司人数从3000多人缩减至385人,注册用户数却实现一年内同比增长76倍,超越了同时期3000家同行,成为率先入选美国沃顿商学院的中国金融案例。


作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全球领导者,飞贷正处在事业高速发展阶段,此时对外输出“核心技术”的举动,引起了诸多合作伙伴的兴趣和疑惑。


对此,飞贷的回答简单而明确:助力金融机构,让更多的人享受到便捷的借贷服务,推进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落地。


瞄准新痛点服务普惠金融


“让金融服务覆盖更多人,是普惠金融重要的要素。”在发布会的现场,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长贝多广表示,“普惠金融并不是小额贷款、小额融资的同义词,普惠金融的关注点,在于将贷款发放给有需求的‘中小微弱’,也就是中小微企业以及在金融服务方面比较弱的农民等弱势群体。”普惠金融对于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是政府鼓励支持的发展方向。


据统计,作为普惠金融“帮扶”对象之一的小微企业,2016年12月末的人民币贷款余额已经达到20.84万亿元,增速明显高于同期大中型企业。


但卜凡德认为,企业真正的需求远不止于此。虽然在政策导向及需求的推动下,金融机构纷纷尝试互联网化转型,但制约普惠金融事业发展的诸多痛点仍未解决。


飞贷深知这一过程的“艰辛”:金融机构受到法规、风险等多重条件的限制,在普惠金融产品设计、风险管理、技术支持方面可能举步维艰,进展缓慢;企业转型的直接成本、试错成本,以及金融行业风险损失成本等非常巨大,“飞贷的人才、软硬件投入及风险成本累计超过了20亿”,一般机构难以承受。


“在与众多金融机构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也不断收到他们提出的诉求:飞贷除了资产助贷的合作,可否给合作机构提供移动信贷整体技术的输出。”卜凡德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基于种种原因和思考,飞贷决定进行战略升级:向金融机构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飞贷希望利用自身积累的经验和实力,推动行业转型升级,助力普惠金融发展。


飞贷董事长唐侠表示,无论是两年前的拥抱互联网,还是现在的开放资源,飞贷所做的,都是从用户痛点出发,就是想要利用科技,让更多人享受到便捷的金融服务。如果实现这样的结果,必须构建一个体系,飞贷已经通过自身的移动互联网化的产品助贷APP进行了全流程的实战印证。


开放共赢获多方支持


对于这样的大胆升级,诸多金融机构投来探究的目光,与会各方则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飞贷为普惠金融传达了一种信心。飞贷团队七年扎根取得的成果,为全世界普惠金融发现了一条捷径,将推动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建设。”贝多广表示,数字化令普惠金融的推进过程大大加快。如今中国的数字化普惠金融走在世界的前沿,金融科技为普惠金融真正在全世界推广提供了一个有效捷径。


全球金融行业领先的风险解决方案提供商费埃哲(FICO)中国区总裁陈建从行业发展的角度进行了分析。他表示,飞贷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对于中小型金融机构是特别大的好事。第一,输出整体信贷解决方案,涉及方方面面,飞贷以整体赋能金融机构,意义重大。第二,这是经过实践证明的输出,飞贷经过多年实践,成功证明了整体技术实力。第三,飞贷打造整体解决方案,不光依靠自身聪明才智,也有意识的引进业界最先进的技术,找全世界最领先的合作伙伴。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发布会现场,不仅仅有飞贷在金融领域合作的伙伴,还有英特尔、戴尔这样的IT巨头。据悉,为了向用户提供流畅的体验,飞贷在技术及硬件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同样做出了巨大努力,与最佳的伙伴合作实现最佳的用户体验。


戴尔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IT架构解决方案事业部总经理曹志平表示,飞贷在业务快速成功发展的时候进行战略转型需要很大的魄力,飞贷勇于创新,为更好地服务于客户研发并采用领先技术,正如飞贷与戴尔的合作,代表选择的是业界领先的技术。相信飞贷在部署移动互联网信贷整体解决方案上的成功经验,加之戴尔与未来就绪企业云联盟的硬件及软件解决方案,将能帮助更多的用户全面拥抱数字化未来。


Intel技术总监周伟瑛也表示:飞贷的技术性能是很好的,其IT实力从Intel角度是非常认可的。


创新坚持以用户为核心

世界级中国原创迎重大机遇


七年的时间里,飞贷的创业团队先后经历三次转型,看似每一次都是在“增速发展”的时刻,但是每一次都走的十分坚定,每一次都会出现跨越式的发展。2017年,飞贷业绩持续向上飙升,但转型升级再次如约而至。唐侠说,这是危机意识,要在不断变革中,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2015年,飞贷率先成为入选美国沃顿商学院的中国金融案例,应用于沃顿商学院商业模式创新的全球教学。


2016年10月,飞贷亮相“硅谷高创会”,获得由美国国会议员赵美心代表大会颁发的“全球商业关系创新奖”,引发了包括《华尔街日报》在内的200多家海外媒体的报道。


“面对快速变化的商业环境,面对同质化竞争特别频繁的环境,企业家一招吃遍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唯一不变的是要不断地变、不断地创新,但是创新的背后,转型的背后,整个创新升级的背后有着非常大的逻辑,一定是围绕着你的用户,为他提供与众不同的价值,去解决他们的痛点。”唐侠说,只有这样的创新、这样的运营才是有价值的,是会得到市场认可、用户认同的。


如今,“信用”之争正激烈,通过“信用体系”建设,更多的人被纳入到普惠金融的覆盖范围。面对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巨无霸”,飞贷这家“小公司”似乎并没有什么优势,但财经评论人叶檀却认为,飞贷更值得关注。


叶檀说,“飞贷不像阿里、京东,需要买东西才有数据,飞贷不依赖于特定消费或社交场景的数据,是真正的风控系统。如果飞贷把这套技术系统,运用到金融机构,那我相信中国的信用时代就真的到来了。”


创新,再一次让飞贷站在了高点。中国原创能够引领世界潮流方向,其中飞贷的艰辛与坚持,不能忽略。


“七年,飞贷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我见过很多混乱的金融企业。今天这么厉害的技术飞贷团队做出来了,送给飞贷四个字:稳、好、快、省。飞贷金融科技战略升级是艺术品。”在发布会现场,一直关注飞贷成长的财经作家吴晓波,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如今,普惠金融事业发展迎来重要机遇。贝多广建议,传统机构与金融科技的相互融合、相互结合,双方都会有更多的发展空间。“精准的手段使得数字化普惠金融从理想变成了现实,未来的普惠金融的载体就是今天飞贷公司所做的事。”


贝多广

金融科技发现普惠金融推广新捷径



贝多广发表《金融科技助力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建设》演讲


“飞贷案例已经写进了我们的库,为什么?金融科技推进普惠金融,是为普惠金融真正在全世界推广发现了一个捷径。我们的数字普惠金融在很多方面都走在世界的前沿。”在10月19日举行的飞贷战略升级发布会上,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长贝多广以“金融科技助力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为主题,进行了分享。


贝多广认为,普惠金融概念火热,但并非所有人都能正确理解其内涵。认识普惠金融,首先要了解“四个要素”。


一是普惠金融的概念。普惠金融并不是小额贷款、小额融资的同义词。普惠金融是要将金融服务提供给有需求的“中小微弱”,也就是中小微企业以及在金融服务方面比较弱的农民等弱势群体,并非以资金规模大小进行判断。


二是普惠金融与传统金融体系的关系。普惠金融并非是推翻传统体系另起炉灶的新认知体系。传统金融体系因为缺乏包容性而将“中小微弱”排斥在外,普惠金融是让传统金融服务的覆盖面更广。普惠金融一定是在现有的金融体系上增加包容性。


三是对“市场失灵”问题的处理。传统金融排斥“中小微弱”,不愿意为“中小微弱”提供金融服务,是因为出现了“市场失灵”。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政府引导、市场主导是非常重要的。


四是确定普惠金融如何发展。从国际经验来看,原有的普惠金融落地推广过程十分缓慢,而数字化普惠金融令普惠金融的可得性有了明显提升,落地效率大幅提升。即使是在一些边远地区,金融消费者也可以便捷、低成本地获得金融服务。


普惠金融对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国家高度重视,近几年发展势头良好,尤其是在数字化普惠金融领域,贝多广认为,中国已经走在世界的前沿,未来普惠金融的载体就是今天飞贷公司所做的事。


“我们有支付宝、微信支付这样数字化的支付手段,我们有飞贷这样的产品,我们还有线上保险产品、网络理财……我们的数字普惠金融在很多方面都走在世界的前沿,现在全世界从事普惠金融的人都要来学习中国经验。利用金融科技推进普惠金融,是为普惠金融真正在全世界推广发现一个捷径。”


当前中国普惠金融事业发展面临的挑战还未消失,贝多广表示,金融基础设施不完善是其中重要的一项。“不同于基建项目中的建桥铺路,普惠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涉及法律体系的完善、征信系统的建设、指标评估体系的构建等多个方面,这些做起来并不容易。”贝多广说,金融教育匮乏的问题,创新与监管带来的挑战,也不能忽视,我们还需要作出更多的努力。


“真正的普惠金融是一个过程,金融科技带来的推动力十分关键。”贝多广认为,传统的推进方式效率太低,借助金融科技大规模的推进普惠金融是目前可见的“唯一”的更为有效的途径。飞贷扎根七年,做得如此成功,就为普惠金融传达了一种信心,未来5-10年,我国普惠金融事业将会出现很大的改观。


吴晓波

银行业服务本质一直未变

财经作家吴晓波发表《创新的变与不变》演讲


“银行业是一个特别保守的行业,在过去二十年里,这个行业受到了互联网带来的巨大冲击。”10月19日,财经作家吴晓波受邀出席飞贷战略升级发布会。吴晓波在发布会上表示,今天的银行业,已经在某些方面悄然发生改变,但金融的防风险本质、银行的服务本质,始终没变。从信息、商品、服务到金融,经过二十年,互联网为人类带来的变革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在这一轮变革之中,最后的堡垒可能就是金融行业。


“我们常常谈论互联网金融、普惠金融、Fintech(金融科技),尽管发展过程中遇到了不少问题,但互联网的新技术对特别保守、特别古老的银行业,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吴晓波说,如果依照马云的“新零售”概念,银行的很多业务都是零售业务,人、货、场、消费者、金融产品构成了整个产品销售的场景,现在,有两项已经发生了改变。


一是银行不再是靠很厚的围墙围起来,不再是靠门口的石狮子保护,银行之中出现了很多技术性的变化。飞贷移动信贷能力和整体技术的输出,可能是几年间对银行业影响最大的因素之一。为什么这样一套系统是由飞贷这家金融科技公司推出来?这说明转型这件事十分艰难。飞贷的转型升级历程,基本上可以说是死里逃生,期间很多情况似乎并看不到前路,逃出来更像是偶然。但正是因为逃出来了,现在的银行才可以不再靠围墙和资金壁垒。


二是消费者发生了变化。现在银行有很多网点重新回到服务性的状态,这个要靠技术,技术改变了消费者,改变银行的态度。


“改变”虽然重要,但吴晓波也表示,银行业能走到今天,还因为两个东西是不变的。


第一个不变,是金融的本质。金融的本质是防控风险,一堵很厚很厚的墙未来可能不见了,但每个银行家心里的“墙”会永远在那里。


第二个不变,银行家是要解决老百姓贷款困难,银行的服务本质是要降低每一个消费者使用的成本。


今天的银行业,存在着变与不变。对于飞贷来说,也是如此。“这次2C到2B,转向服务金融机构的变化,很令人意外。在原有的2C业务下,飞贷未来或将把1000万用户变成2000万,2000万变成5000万,5000万变成1个亿,但2B业务就不需要那么多客户了,虽然用户数量变少了,但能够解决更多的问题。”吴晓波说,用户变了,但飞贷还是走在创业的初心上,尽可能把风险降到最低,形成良好的用户关系,用新的技术提高响应速度,同时还能为老百姓提供物美价廉的金融服务产品,“稳、好、快、省”四个字送给飞贷,不管飞贷生意做多大,一定是好公司。


吴晓波表示,金融应该是帮助我们减少生活的随机性,而不是添加随机性。为了使金融体系运转得更好,我们需要进一步发展其内在的逻辑,以及金融在独立自由人之间撮合交易的能力,这些交易能使大家生活得更美好。


叶檀

飞贷的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将引领信用时代

叶檀发表《互联网+金融的转型升级》演讲


“谈到普惠金融,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很喜欢提到’互联网金融’这个词,但是现在大家又都不用了,可能是因为发现在这一领域还存在一些问题。”财经评论人叶檀认为,这些问题,与信用风险控制系统建设存在诸多关联。10月19日,在飞贷战略升级发布会上,财经评论员叶檀从信用体系建设角度,对普惠金融的发展建言献策。


从事金融行业,控制风险十分重要。而信用状况,是在借贷业务中评估风险水平的重要指标。叶檀将国内金融行业控制贷款风险的方法分为3种。


一是以阿里巴巴和腾讯为代表的,依靠自有平台积累的用户行为数据,判断金融消费者的信用水平,并据此提供信贷服务,比如在平台买东西,才能获取数据。叶檀认为,这也是他最关键的问题所在,如果借贷的人此前没有使用过他们提供的服务,就没有数据。


二是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采取的抵押贷的模式。但是,“如果有来自边远、贫困地区的人想要申请贷款,传统金融机构要怎么做?他们面临的问题,可能是这些人没有任何的抵押品,难以获得信用评价信息。”


三是飞贷所代表的面向全部有征信用户的开放性风控体系。“运用飞贷这项核心技术,这种借贷不要抵押,不像银行的抵押贷,也不像京东、阿里那样需要在平台上留下行为数据。”叶檀认为,“飞贷不依赖于特定消费或社交场景的数据,是真正的风控系统”。


“现在去一些金融机构贷款,还要需要抵押。我们希望有真正的风控系统,能够解决这样的问题,飞贷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对于飞贷独创的风控体系,以及输出移动信贷整体技术,叶檀给予了高度评价。“如果飞贷把这套技术系统,运用到金融机构,那我相信中国的信用时代就真的到来了。”


叶檀说,“如果有一个人隔三岔五就换手机号码,那他肯定不会成为我的朋友,因为他的信用不好。当然,这样的一个例子中,我只是进行一个维度的评价。在飞贷,它则是一个数据驱动的量化风控体系。”


做好风险控制系统,不仅仅会助推金融业务的发展、助力普惠金融,也会解决商品交易过程中信用折价的问题,直接对实体经济产生积极影响。


“如果我有一种很好的办法来区分你的信用情况,大家的成本都会是最低的,但是在不知道彼此信用状况的情况下,生意要怎么做?”叶檀说,最直接也是最常见的方法,就是进行整体的信用折价。因此,无论是解决金融行业的风控问题,还是减少实体经济中商品交易的信用折价,建立有效的信用评价体系非常重要。





作者 | 王奇

制作 | 廖清

来源 | 经济参考报



近 期 热 

新华社独家披露: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产生过程中 那些意味深长的故事和细节

全面提速!明年更多国企将加入混改大军

珍藏: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成员,他们是谁?

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习近平总书记讲话

十九届一中全会公报

党的十九大在京闭幕,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附大会决议、"两委"委员名单)


首页 - 经济参考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