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家天猫小店半月探访:父子交替与新旧变革

摘要: 8月28日,阿里巴巴旗下零售通宣布,首家服务于社区用户的天猫小店在杭州正式运营,如今,半个月过去了,这家“网

11-14 17:30 首页 卖家

聚光灯下,维军超市做到何种程度,某种意义上代表了阿里巴巴对于600万夫妻店的赋能改造。无论如何,作为首家,得失都会被无限放大,“顾虑是有的,所以我们想尽自己最大的全力把这个小店做好。”


47岁的温州人黄海东和老婆华菊在杭州西溪路418号开了一家140平方米的小超市,半个月前,它还是一个走过都不会被记住的小店,即便它身处浙江大学玉泉校区门口的闹市,离全球最大独角兽——蚂蚁金服也不过2公里的距离。

 

图/改造后崭新的货架

 

但这几天,黄海东的超市里,每天都会来几拨媒体,跟他聊几根烟的天。连街坊邻居都笑着跟他说“老黄,你这超市要火。”黄海东和儿子黄安着实没想到,这个夏天下定决心完成的超市改造,居然成了全国第一家专心服务社区的天猫小店。

  

从一个最普通的街边小店,到经互联网改造,被视为天猫新零售转型的探索者,老黄和他的超市不只是简单的改头换面,更是一场父子交替与新旧变革的时代潮流。


“网红”与新烦恼


“每天至少有六、七拨人过来店里。” 被视为天猫新零售转型的探索者黄海东和他的维军超市成了媒体追逐对象。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顾客和媒体数不胜数。

 

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一下子成了网红。


图/各地青年到访维军超市

 

“这段时间,完全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像原来的店如果不改变想增长10%都是非常难的。现在比原来好多了。”这家网红小店到底比原来增长了多少,黄海东笑着说这是个秘密。

 

兴奋之余,如何做好品质把控让他有些担忧。

 

天猫小店项目刚刚上线,零售通上的SKU不能满足所有的需求,很多产品还要从经销商处拿,没了零售通对产品品质的背书,一旦质量有失,在全国媒体的瞩目下,维军超市势必会溃如蚁穴。“这么多人看着,如果品质出了问题,那这个就麻烦了。”


图/黄海东在接受记者采访

 

海东透露,接下来包括比较小的厂家和商品不太好的,他可能就直接不卖了,自营的产品中,零售通如果有售,就会优先从那采购。

 

聚光灯下,维军超市做到何种程度,某种意义上代表了阿里巴巴对于600万夫妻店的赋能改造。无论如何,作为首家,得失都会被无限放大,“顾虑是有的,所以我们想尽自己最大的全力把这个小店做好。”

 

从天猫小店8月28开业到现在,黄海东没有睡过一天好觉。

 

“太忙了,几乎每天都要补货,还要处理其他的事情,有点吃不消,没办法生意太好总不能不做。”


图/黄海东在接待前来拜访的企业

 

早上7点,老婆华菊到店开门,中午十二点黄和儿子换班,一直要忙到凌晨12点关门。

 

谈话间,他一根接一根的点着烟,“没办法,不吸好像脑子完全转不起来似的。”

 

招人,成了小店目前最紧迫的事宜。“小店开的时候来了一个阿姨,前两天又来了一个,现在还在贴广告招人,主要得理货、摆货、和收银。”

 

除了老板,老黄现在有了一个更重要的身份——零售通客服。

 

比起媒体和消费者的热潮,想加盟天猫小店的夫妻店经营者则更为“凶猛。”

 

从新闻爆出来第二天,就有全国各地的同行直接飞来咨询,最远的还有从甘肃专门赶过来的,“还有提着行李箱到我们小店来的,一打听才知道,是直接机场打车过来的。”


改造后的天猫小店门面

 

让老黄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对桐庐来的母女。“这个母亲的年龄跟我差不多,以前也是做这个行业的,中间因为租金太贵就没做了,她听到这个消息就又想做了,我就叫她留了个微信,她准备回去找个店铺,等天猫小店可以开到那里就加盟。”

 

老黄说,自家的电话之前留在网上招营业员,不想就成了热线电话,都是咨询开店的。在我们采访的早上,有个从哈尔滨来的加盟者,说想开店,但是问不到消息,热情的大姐就把自己城市拍档的电话给了对方。

 

采访期间,正值浙江大学开学,不断有各个国家的学生光顾该店。其中一个女学生带着一位外国朋友专程赶来,原因只是“你们店太火了”。能够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改造后的颜值功不可没。


这是一场“预谋的邂逅”


维军超市之所以能成为全国首家天猫小店,成为600万分之一,用一句文艺的话说,这是一场预谋邂逅。


图/改造前的维军超市

 

店主黄海东,20年前就跟着从供销社出来的父亲做生意,开超市于他而言是一种油然而生的情愫。

 

2009年,黄海东一个做烟草生意的亲戚想开店,有经验的老黄就领着他回到了家乡浙江。

 

开超市,一个合适的店铺尤其重要,那会儿老黄整天在杭州城里晃荡,一个偶然的机会,经过浙大玉泉校区时,路口一家正在转让的水果店引起了他的注意。

 

小店100来坪,正对着浙大玉泉校区门口,周边百来米内无竞品,对消费能力没这么强的学生们来说,便利店是再好不过的归宿了。


图/改造前狭窄的陈列

 

一考察完,两人就筹资20余万元盘下了这个水果店,2009年5月“维军超市”诞生。

 

由于是新来的,很多品牌不给赊销,老黄又四处凑了十几万的货款,进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小百货、休闲食品,一应俱全。“那时候是真难,不知道周围人喜欢啥,就全都进,后来很多食品都过期了,不得不扔掉,一年的租金这么高,还不挣钱,你想想压力大不大。”

 

好在半年后超市开始扭亏为盈。“时间一长慢慢就摸清这边人的喜好了。”也是这个时候黄开始明白,即便周围消费者众多也应有所偏好,店铺的经营理念开始主打“以年轻消费者为主。”


图/首家天猫小店改造中

 

就在这一年,同在杭州的阿里巴巴举行了10周年庆典,其淘宝网业务成为亚洲最大的网上零售商并衍生出了速卖通业务和阿里云。整个中国电子商务处在即将爆发的重要节点。

 

与此同时,两位合伙人在经营理念上的差别使双方分道扬镳,老黄正式接管维军超市。

 

和全国大多数夫妻老婆店一样,夫妻俩每天守着这个既是家又是工作地的小店,早上7点开门,晚上12点打烊。每个星期进一次货,应付各种经销商,生意时好时坏,好的时候一天收入上千,差的时候也就几百,日子一天天过去,掐指一算8年了。“时间久了,我们自己也感觉到这样挺没意思的。”


图/首家天猫小店改造中

 

这两年,日子更难过了。随着喜士多、华商超市等便利店和商超的入驻,超市的处境愈加艰难。由于处在供应链末端,经过层层加价后,小店商品的售价通常比大卖场贵10几个点,便利店的盈利空间严重压缩。 “感觉已经兵临城下了。”老黄感叹。

 

夫妻俩尝试改变,在2015年12月份就加入零售通。“当时,是一个城市拍档到店铺里来找我们,那时候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只听说可以从上面进货,有的还比较便宜,还能提供资金支持,就和他留了联系方式。”

 

图/父子俩在改造后的维军超市前合影

 

做生意的,多一个渠道也就多条路,但其实一开始,夫妻俩哪会用网络,那会儿城市拍档的小哥隔两天就跑一趟,慢慢的也就学会了。

 

当时,在互联网之都的杭州,支付宝等新兴的支付工具开始在大众中流行,尤其是在以学生为主的年轻消费者中颇为受用。夫妻俩只好照着周边的小店自己印了个支付宝的二维码以作支付。

 

这是夫妻俩第一次利用互联网对小店进行改造。


父子的交替与变革


像黄海东这样的,目前在中国有超过600万小店,大都是夫妻店,70%以上在3-6线城市,过往10年店数基本稳定。店主80%年纪在45岁以上,通常不太熟悉智能手机和互联网。店主每天平均开店时间超过12小时,但收入微薄。

 

“店太破了,年轻人不愿进来,我们也想改造,但是不知道怎么改。”老黄想到叫回年轻的儿子。


图/黄安在改造后的店里收银

 

可1994年出生的儿子黄安有他自己的诗和远方。

 

大学毕业后在事业单位做外贸,朝九晚五挺规律,并不喜欢子承父业。

 

老黄开始唠叨,“人家喜士多和全家都已经开到对面了,我们还在单打独斗,想想我们这个年龄又没有别的长处,只能做老本行,被淘汰下来的话,像我们能干什么事情呢?”

 

好说歹说,儿子黄安终于在2016年8月份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借着自己8年开超市的经验,和儿子年轻的互联网思维,父子俩想联手“搞事情”。

 

但很快经营理念就发生了分歧。老黄觉得经验很重要,儿子觉得父亲凭喜好进货,不管消费者偏好;老黄喜欢喝茶就进各种茶杯,儿子觉得大量的茶杯占据了货架,造成店铺坪效的浪费。


图/改造后的收银台

 

原本就不大的小店,因为父子俩的争执显得愈加狭窄。于是在2017年7月,当零售通的城市拍档找到维军超市的时候,改造协议很快就达成了。

 

零售通团队派来了一个台湾籍设计专家,加上父子二人,一个十人的改造小队成立了。设计团队负责方案,父子二人负责物料购买。门头改成标志性天猫超市并用电子屏显示出“天猫·维军超市”的字样,内部墙壁也全部重刷,灯饰听从设计师的意见,将老式的灯管换成简约风的黑白色。收银台也从一张简易桌变成了纯白色的现代长台。


最后是归置货架,将店里老式的货架搬到后方,有秩序的排成排,一进门的货架则换成全新的棕色木质货架。“为了配合阿里的改造,连续一个月每日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改造完老黄在朋友圈写下这样的文字。

 

现在这个门店,加了显著的天猫门头,货架全部重新翻整,换上木质单个座椅,接入智能收银系统,还通过零售通联合厂商引进游戏机和鲜食箱,整个小店充满着现代简约的小清新感。虽然花了几万块的改造费,但老黄觉得值。


图/改造后的天猫小店外观

 

“那天有个在紫金港校区学经济的韩国学生,专门跑来问我说,你对新零售这个有很多风险的新事物怎么看?我说我们只是在原来的老店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新的服务内容,改造花的钱一年我一定能把它挣回来,所以对我来讲没有风险。逐步优化,环境改变,这对每个店都有好处,只是好的比例因人而异,我跟我儿子在这方面还是一致的。”

 

老黄现在觉得很庆幸,儿子能在现在这个时候回来。“我感觉现在到了必须交接的时候,对这个行业了解也需要几年,如果再晚几年,夫妻店改造大面积的起来了我们就生存不下去了,那时候就晚了,我觉得他出现很及时,还是有机会的。”

 

对于小店接下来的规划,老黄说,他希望赶紧招到人,一来可以休息下,二来他希望能给儿子黄安开个分店,让他独自去锻炼。在咨询他加盟的人里,他碰到的很多都是年轻一代。黄觉得,改造老店需要年轻人,因为年轻人更有想法。

 

未来一年, 零售通的目标是覆盖100万家商店,店均SKU数和店均GMV 继续翻倍,2020年占到B2B市场的三分之一。


未来,将有更多的夫妻店能够亲自成为和黄海东的小店一样的天猫小店。

 

文 | 本刊记者 张修凡 

编辑 | 斯问

来源 | 电商在线


往期精选


■ 薛之谦的淘宝店半年赚1000万?明星开店除了“刷脸”还靠啥

■ 褚时健和他的褚橙都活得好好的

■ 18岁少年阿里和他的网商伙伴们

■ 24小时亲历:96大促交易爆发背后的商家们

■ 重要!2017双11最全规则汇总



首页 - 卖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