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梦 恩师情】忆恩师 刘辅仁教授

摘要: 忆恩师 刘辅仁教授——编写《实用皮肤科学》第三版杂事记\x0a大概是2003年末,博士毕业刚留校工作不久,我受皮肤科肖生祥主任委托辅助刘辅仁教授编写《实用皮肤科学》第三版~~~

11-09 02:23 首页 西安交大二附院


忆恩师   刘辅仁教授

——编写《实用皮肤科学》第三版杂事记



大概是2003年末,博士毕业刚留校工作不久,我受皮肤科肖生祥主任委托辅助刘辅仁教授编写《实用皮肤科学》第三版。

刘教授当时已年近9旬,但身体还好,捧着一本很重、很厚的Fitzpatric’s《General Medicine in Dermatology》从隔壁房子走出来,对我说:“你拿去看看,可以让大家把相关章节复印一下,用于编写参考。”我接过书,感觉到手往下一沉,好像有点接住不住,要掉到地上的感觉。当时心头立马闪过无限的敬意。一个年近九旬的老人,却能将这样一本沉甸甸的书,一件宝贝,从一间房子拿到另一间房子,这无疑与他本人常年阅读、翻看这些书籍的习惯有关。


好多书稿堆在案头,杂乱无章,而且有一些疾病的书稿由不同的人编写,分排在不同章节。皮肤科疾病约2000余种,种类繁多。当时和刘教授商量,决定由目录抓起,理顺书稿。当我拿到目录时,发现目录分别由3个不同的人整理,重复和缺失的很多。于是,我以其中一份较规范和全的目录为模板,和刘教授开始了整理目录的工作。


我每天早上八点准时到刘教授家里,这时刘教授一般习惯性地看报纸,拿着放大镜,一行一行认真地看。有时也会看当日国内外新闻。12点 “下班”。下午2点半到,5点离开。就这么和刘教授把目录学,一个疾病一个疾病地核对,去掉调整不合理的疾病章节归属。经过整整3个多月的工作,把目录学整理成功了。每天整理大约1个小时,刘教授会休息一会,对我说:“我的腰不好,工作一会要休息。不好意思。”的确,年近九旬了,即使是年轻人连续坐一个小时也要休息,就不要说这么大年龄的人了,很难能可贵。“没有不好意思,刘教授,休息是必须的,是为了更好地工作。”我立马回应道。


另外一件我印象比较深的事是刘教授和他老婆(赵淑鑫老师)的恩爱小插曲。当时,刘教授的夫人因疾病已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但人意识清楚。我和刘教授审核目录在一个房子,他夫人在隔壁,有人专门照顾。当我们审核目录忙那么数十分钟左右,就听见隔壁传来“啊,啊”的声音。此时刘教授便放下手头的工作,面带笑容,走到隔壁老伴身旁,用手轻轻拍拍她的肩膀或胳膊,说“我们在工作。”我知道,是他的夫人,老伴、爱人想他了!!然后刘教授回来,我们会安静地工作一会儿。如此反反复复,刘教授没有一点烦躁,而我更是被这一对走过近70年的老夫妻的幸福恩爱所渲染。真是年轻人的楷模。



虽然年近9旬,已不参与门诊工作,但是因我的特殊工作的原因,还时不时能碰到一些对刘教授医术医德感染的亲戚或朋友的患者,专门登门造访,恳求刘教授看病。一次碰到一对年轻夫妇带着孩子来看病,为了表达感激之情,他们带了一点家乡特产。落座后,年轻夫妇就开始叙说孩子的病在刘教授看后,怎么怎么用药,很快就好了。这次来,一是表示感谢,一是想再让刘教授看看是否需要巩固用药。言谈中,无不流露出年轻夫妇的崇拜和感激之情。临走时,这对夫妇还向刘教授鞠躬作揖,真好像是怎么感激都不为过啊!

西安交大二附院

仁心仁术 尚德尚医 求实奉献 开拓创新
生命至上 质量第一 构建和谐 追求卓越
秉承传统 彰显特色 国内一流 国际知名
微信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可以订阅哦!




首页 - 西安交大二附院 的更多文章: